首頁 > 文章詳情??
金川集團安全總監、中港金邦董事長趙千里應邀為山東省應急主管部門在煙臺舉辦的全省非煤礦山企業負責人培訓班作專題講座
來源:www.lpjsj.icu | 作者:中港金邦 | 發布時間: 2019-05-17 | 103 次瀏覽 | 分享到:

【 第一講:安全文化品牌工程打造 】







4月,金川集團安全總監、中港金邦董事長趙千里應邀為山東省應急主管部門在煙臺舉辦的全省非煤礦山企業負責人培訓班上作安全文化與雙重預防的專題講座。



在安全文化建設方面,趙總首先向全體學員提出了為什么要“讓管理成為文化,用文化管控安全”;為什么管安全要管文化,將文化管控挺在制度化、標準化、法制化前這一問題,并詳細地解答了這一問題。他講,傳統管理、經驗管理、制度化、標準化、法制化管理只能管出“要我安全”的意識、“要我管理”的思想;管不出“我要安全”的意識、“我要管理”的習慣和“我要安全”的常態化;他強調,制度化、標準化的典型特征就是反復抓、抓反復,反復治、治反復,抓不出習慣,抓不出常態化;制度化標準化管不了設備不發生故障,工藝系統不發生異常,管不了員工不發生誤操作,更管不出零傷害生產。但安全文化的核心是理念文化,理念文化的核心是價值觀念,價值觀念一旦確定,價值取向就確定了,所以文化能管出“我要安全”的意識,“我要管理”的思想和理念、能管出先進觀念,能管出習慣和常態化,能管出零傷害實現。因此一定要讓制度化、標準化管理上升到文化的高度,用制度文化、標準文化管控安全,實現讓管理成為文化,用文化管控安全的目的。



第二,重點解讀了金川所創建的“八個一”安全文化格局,即:創立了一套模式:金川“五階段”安全文化管控集成模式;開辟了一條路:安全文化發展之路;研創了兩大理念:“五大”安全文化頂層設計理念和“六大”安全風控理念;探究了一套機制:安全風險管控與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機制;培育了一種文化:金川特色安全文化;創建了一套體系:零傷害保命體系;研究了一套管控法:一百套先進科學管控法和操作法;助推了一個夢:零傷害實現之夢,使大家對“金川模式”基本架構和創建功能有了初步的了解。







第三,為了“讓管理成為文化,用文化管控安全”,向大家介紹了金川五模式(即事后管控模式--缺陷管控模式--系統管控模式--風險管控模式--文化管控模式)。通過這五模式建設,讓傳統管理、經驗管理,制度化標準化管理逐步上升到風險管控、文化管控的高度。



一是按照“四不放過”原則和“管安全,要管應急、管教訓、管隱患”風控理念,研究了以查隱患為主的管控模式,特別是研究了隱患排查清單,實現了生產過程隱患排查監管,控制“隱患失管”風險,推動“事后管控模式”向“缺陷管控模式”升級跨越。



二是為了讓缺陷管控上升到系統管控,研究了五大專業化品牌工程。在政府層面上,事故隱患存在于各個行業內;在企業層面上,隱患存在于各個職能部門專業管控中,所以提出了管安全要管專業化,管安全要實施行業化管控,把職能部門共同“專管”挺在應急部門“單管”前,把“行管”挺在政府應急“單管”前。并根據“三管三必須”、“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法治要求,按照管安全,要管專業化,讓“專管”挺在“單管”前這一原則,研究了“五大專業化”品牌工程,用“五專控”五階段,管控“五大專業化安全”,控制“五大”專業化“失控”風險,同時把五大專業化“五階段”分解到各職能部門負責建設,切實抓好其與各職能部門專業化管理的深度融合與落地工作,不斷提升專業化安全管控水平。實現由“缺陷管控模式”向“系統管控模式”升級跨越。



三是“管‘安全’,要管‘風險’,讓‘風險管控’挺在‘隱患產生’前”,研究了“雙重預防”品牌工程。他講,雙重預防的核心就是控風險消隱患。通過雙重預防建設,讓過去以查隱患為主,上升到研究風險,控制風險,消除隱患上來,切實把風險管控挺在隱患產生前,把隱患管控挺在事故發生前,逐步實現風險由不可控不受控狀態向可控受控狀態的轉變。推動安全管理由“系統專控模式”向“風險管控模式”的升級跨越。



四是為了讓風險管控處于常態化,讓制度標準成為習慣,讓習慣符合制度標準,把“文控”建設,挺在“法控”前,控制文化“落后”風險,研究了“四文控”品牌工程。他講,按照企業多年來積淀地文化底蘊和文化要素,歸納出一套先進的文化理念體系,并歸納成行為、物態、環境等方面的理念,將這些理念分別固化為行為規范和技術標準,通過“人本”五階段和“物本”五階段建設,分別打造人的本質化和物態本質化,積淀成行為文化和物質文化,實現用物質文化管控物態安全,用行為文化管控行為安全??刂莆幕浜蠓縵?,推動安全管理由“風險管控模式”向“文化管控模式”升級跨越。







【 第二講:雙重預防品牌工程打造 】







在雙重預防體系創建方面,趙總詳細解讀了雙重預防的術語的概念內涵。他講,危險源有四類,即根源危險源(固有風險-危險因子)、狀態危險源(現實風險-事故隱患)、行為危險源(行為風險-違章行為)和觀念危險源(觀念風險-落后觀念):根源危險源(第Ⅰ類危險源),是根源危險源被控措施缺失、失效或弱化的不安全狀態或不良環境,決定著能量或危險物質的意外釋放的可能性,是企業安全管控的重點。狀態危險源(第Ⅱ類危險源),是產生、具有、存儲或釋放能量、危險物質的物理實體,決定著事故發生的嚴重程度。行為危險源(第Ⅲ類危險源),是觀念危險源被控措施安全文化建設失效或弱化而形成的違章行為或不安全的行為習慣,決定著第Ⅱ類危險源的存在的可能性。觀念危險源(第Ⅳ類危險源),是員工秉持的落后觀念或形成的危險的思維定式、思維習慣或由其決定的危險意識,決定著Ⅲ類危險源存在的嚴重程度。





第二,交流分享了“六大”風控頂層設計理念,精準指導雙重預防體系建設。他講,為了精準指導雙重預防品牌工程建設,研究創建了“六大”風控頂層設計理念。即:管安全,就要管“應急”,把“應急”建設,挺在事故“救援”前,控制救援“失控”風險;“管安全,就要管“教訓”,把“教訓”汲取,挺在事故“再發”前,控制事故“再發”風險;“管安全,就要管“隱患”,把“患控”建設,挺在“事發”前,控制隱患“失管”風險;“管安全,就要管“專業化”,把“專管”建設,挺在安監“單管”前,控制“單管”風險;“管安全,就要管“風險”,把“風控”建設,挺在“患生”前,控制風險“失控”風險;“管安全,就要管“文化”,把“文控”建設,挺在“法控”前,控制文化“落后”風險。

第三,解讀分析了現階段企業對于安全生產標準化創建和雙重預防機制建設過程存在的一些誤區。他講,安全生產標準化是基于單一危險有害因素而思考,或基于滿足安全生產條件的最基礎性的工作而考量,側重的是制度標準的符合性管控,管控的核心是對標,控制的目標是達標;而雙重預防是一項基于源頭安全風險而思考,基于事故后果、故障、異常和誤操作風險而考量,基于人、機、環、管不匹配化風險和基于標準化后剩余風險而研究的源頭控制、過程監管、縱深防御、關口前移的抓主、抓重、抓關鍵的預防性工程,也是一項側重防控重大安全風險、遏制重特大事故;控制較大風險、防止較大事故;控制致命性風險、消除一般事故和降低事故總量的控險消患工作。





第四,介紹了詳細介紹了金川“五階段 - 雙重預防”模式。他講,按照構建雙重預防機制的要求和“管安全要管風險”的理念,研究創立了金川“五階段 - 雙重預防”模式。該模式具有五個階段、四級風險控制和四色預警特點,充分體現了把“風險管控挺在隱患產生前、把隱患管控挺在事故發生前”這一理念。

第一階段為“危險源”研判與風險評價階段。主要任務是 :科學確立風險點、辨識危險源、評價風險,研究編制“災難性、致命性、輕重傷性和低微傷性”四類安全風險和危險源辨識清單、風險點排查清單、隱患排查清單、風險告知與危害告知清單,以及繪制風險分布四色預警圖。

第二階段為“災難性”安全風險管控階段,屬一級紅色預警階段。主要任務是:采用“安全三區”“安全紅區”等管控法,管控“災難性”作業安全風險,防控重特大事故發生。

第三階段為“致命性”安全風險管控階段,屬二級橙色預警階段。主要任務是:研究“致命性”作業“保命條款”,管控“致命性”作業風險,控制一般事故,確保實現“零死亡”。

第四階段為“輕重傷性”安全風險管控階段,屬三級黃色預警階段。主要任務是:研究編制“零傷害”條款,管控非致命性作業風險,控制輕重傷事故,確保實現“零傷害”。

第五階段為“扭傷性”安全風險管控階段,屬四級藍色預警階段。主要任務是:研究編制“零微傷”條款或崗位工作操,管控“扭傷性”作業風險,控制輕微傷事故,確保實現“零微傷”。

概括來講,“五階段 - 雙重預防”模式,就是采用“五階段”建設方法對“災難性、致命性、輕重傷性、低微傷性”四級安全風險進行“紅、橙、黃、藍”四色預警控制,切實讓四級風險處于可控受控狀態。





整個講座得到了與會人員的高度認可和評價,他們認為,金川“文控與風控”集成模式所提出的安全文化理論、方法體系和風險管控的思路、方法為企業安全文化落地生根和風險管控提供了保障,為實現企業的長周期安全發展奠定了基礎。